热点内容:

2018年彩票领取彩金38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听雪楼分集剧情

听雪楼分集剧情

2019年06月17日 09:0612365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网月月

分集剧情

第53集 迦若与萧忆情联手 青茗暗藏爱恋之心

舒靖容去看望池小苔,萧忆情已经下令将她永远关在听雪楼中思过。舒靖容告诉池小苔,如果高梦非在世间还有所牵挂,那就是池小苔。池小苔抱着高梦非的剑,她后悔不迭,如果不是自己一直要求高梦非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舒靖容称会将高梦非带回沉沙谷安葬,池小苔落下泪水,也好,也许有白帝的陪伴,高梦非在九泉之下不会寂寞。池小苔决定好好活下去,她还希望舒靖容多给自己讲一讲有关高梦非的事情,讲一讲那个曾经的青羽。

舒靖容走出门去,她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忍不住回忆起儿时在沉沙谷的情景,自己与青岚和青羽是那么要好,只可惜物是人非,一切都回不去了。墨大夫为石明烟诊治,紫陌也过来看护,石明烟苏醒后倒打一耙,诬陷是萧忆情想要残杀自己,自己奋力反抗,这才保住性命,可是却失去了两条腿。这时,舒靖容从此路过,她听到了石明烟的话,便走进来询问究竟。

石明烟见到舒靖容进来,她开始泪流满面地诉说自己遭遇的“惨状”,舒靖容有些相信了石明烟的话,便跑去找萧忆情兴师问罪,质问萧忆情为何要对石明烟下此毒手。萧忆情告诉舒靖容,石明烟当日曾经袭击自己,自己只是将她软禁,并没有痛下杀手。可是,舒靖容还是不相信萧忆情,萧忆情非常生气,舒靖容总是心软,轻易被别人蒙骗,却不知道这种心软和怯懦终究会成为别人伤害自己的利器。

萧忆情去看望石明烟,他想知道,石明烟小小年纪,何来这么深沉的心思。石明烟这时才说了实话,她恨萧忆情没有攻打拜月教,没有给叶风砂和任飞扬报仇,所以才不惜出此下策,目的就是让萧忆情背上骂名,和舒靖容反目成仇,才能解心头之恨。萧忆情感到很无语,更觉得这个女孩十分可怕。

清辉将高梦非死于舒靖容手中的事情禀告给明河,他还告诉明河,最近有许多教徒中了月神花的毒,大家人心惶惶,都在传言是华莲的鬼魂作祟,明河怒不可遏,厉声呵斥清辉。明河遣散下人,她质问迦若,是否是迦若在拜月教散布谣言。迦若没有否认,他只是不愿让雪纹蒙受杀害华莲的不白之冤。明河认为迦若在一步步把自己推向深渊,迦若冷冷地注视着明河,当年明河毁灭沉沙谷,为何不心存善意呢?

明河潜入圣湖底查看,发现是自己练习玄阴真经,导致月神花枯萎,毒素流入水中,所以教徒喝了水便会染上花毒。明河开始打起小算盘,如果南江信徒都喝下这水,就能受自己控制了,到时候对付听雪楼绰绰有余。

第54集 迦若与萧忆情联手 青茗暗藏爱恋之心

迦若潜入圣湖湖底,他知道必须封锁这里,否则月神花的毒会随着湖水流入整个南江。紫陌给萧忆情带来消息,萧忆情得知雪纹安然无恙,这才长舒一口气,让紫陌将这件事情转告舒靖容,以免舒靖容日夜挂怀。萧忆情知道黄泉和紫陌心心相印,他便让紫陌离开风情苑,以后也能和黄泉长相厮守,紫陌非常感激萧忆情,她也希望萧忆情和舒靖容能够早日解开心结,重归于好。

迦若发现圣湖湖底的枷锁似乎通往月宫大殿,他仔细探查一番,确定那枷锁竟然连着教主的宝座。迦若转动机关,他更加确定这就是关闭圣湖湖底闸门的机关。这时,迦若忽然觉得心口剧痛,他知道自己练习玄阴真经毒入心脉,恐怕时日无多,看来,能与自己联手对抗明河毒计的人只有萧忆情了。

萧忆情姜听雪楼的人召集过来,论功行赏,并且让舒靖容与紫陌,黄泉留在楼内守护,自己则要带着碧落、红尘等人再去一次南江。此时,明河发现迦若被毒素反噬,她便不顾一切地为迦若解毒。迦若苏醒后,发现明河双眼都变成了红色,这才知道明河在拼命地练习玄阴真经,甚至不惜吸食月神花之毒。迦若想劝说明河不要这样,否则性命难保,可明河却执意如此,她要比舒靖容更强大。

萧忆情拉住舒靖容,想解释误会,可舒靖容却不肯听他说的一句话。青茗远远看着,她知道萧忆情和舒靖容其实深爱着彼此,只是嘴硬谁也不肯服软,青茗叹了一口气,其实,她一直暗恋萧忆情,如此看来,只能将这份感情埋藏在心底了。青茗决定四处游历,如果能够找到奇药治疗萧忆情,那是再好不过。萧忆情笑道,青茗本来就是自由身,可以随意来去听雪楼。

黄泉站在听雪楼外,看着听雪楼三个大字出神,紫陌走来陪伴黄泉,他们都很担心萧忆情此次去南江会发生意外,但事已至此,他们只能按照萧忆情的安排,留在听雪楼好好镇守。清辉向明河汇报,萧忆情已经动身前往南江,明河恶狠狠地想到,这次一定不能让萧忆情活着回去。

此时,萧忆情和迦若已经见面了,迦若早就知道高梦非的死讯,他虽然悲伤,但也知道高梦非是自作自受。迦若还告诉萧忆情,自己和孤光达成协议,孤光如果能够救出雪纹,自己就护下冰凌。萧忆情很相信迦若,迦若还提出一个要求,等到大局平息,自己要带着明河平安离开。迦若与萧忆情见面后回到月宫,怒斥明河不应该用圣湖的水来残害南江的百姓,两人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可惜迦若体内的血蛊被明河所控制,他最终还是败在明河手下。

第55集 明河将舒靖容祭湖 萧忆情为大局舍生母

舒靖容轻轻叫了一声大师兄,明河一旁告诉二人想说什么尽管说,今天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伽若轻轻拍着身边,让舒靖容过来坐下,舒靖容含泪坐在伽若身边,伽若伸手为舒靖容整理乱发,回想以前他也经常如此做,舒靖容眼中尽是泪水。伽若伸手抚摸舒靖容的脸颊,明河心中醋意萌生看不下去,转头看向别处,伽若趁机让舒靖容看到自己袍子下面遮盖的一张纸条,嘴上提出要和舒靖容一起被祭湖,明河却坚持只要舒靖容去祭湖。

伽若认为自己应该早就死在沉沙谷,活这么久也算是赚到了,如果能帮助拜月教回到正途,也算是死而无憾了,明河认为或许两人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了最终的结局,生和死也都是上天的安排。

萧忆情阴沉着脸 命人攻入拜月教。在拜月教内的圣湖之上,竹筏上绑着舒靖容,明河指责舒靖容是血魔之女,和拜月教有不共戴天的仇人,剑下也不知死了多少拜月教的弟子,她今天要亲自让舒靖容的血流进而亡,言毕一剑刺入舒靖容胸口,并且告诉舒靖容即便萧忆情攻入拜月教,可是他想见的人一个也见不到,舒靖容的血流在竹筏之上。舒靖容想起伽若的纸条上的话,告知舒靖容如何能关闭闸门,只有取到月神花的花心才能解除水中的毒素。

萧忆情来找伽若,解开了伽若的铁链,伽若去找明河拿月魄,并且让孤光守着大殿不许人进去,让萧忆情去救雪纹。

明河告诉伽若,圣湖之水很快就会流入五湖四海,到时候所有人都是拜月教的傀儡,即便听雪楼攻打入拜月教也无法安全离开。伽若和明河以命相搏,明河一掌打在伽若胸口,伽若口吐鲜血,明河冷冷告诉伽若,当初让他修炼玄阴真经只是为了能保住他的命,让他好好活着,陪着她。可是现在他却不顾生死以命相搏,伽若苦口婆心劝说明河回头是岸,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而明河认为一切都太晚了,舒靖容 也将会成为祭奠拜月教的第一人,伽若拔剑怒指明河。

在竹筏上,舒靖容用早已准备好的小匕首划开了绳子,清辉命人欲将舒靖容乱箭射死,而碧落和红尘赶来支援,告诉舒靖容萧忆情已经去大殿了。

伽若和明河之间大战,明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反而觉得生与死之间终究可以让两人分开,也可以阻隔两个人之间的往日之情。伽若一剑刺入明河胸口,明河回想当初青岚就是毫不留情的一剑刺向她。明河认为一切都是自己一意孤行,一厢情愿的后果,看着明河落泪,伽若于心不忍收回剑擦去明河的眼泪,本欲想趁机夺走月魄,却被明河抢先一步摘下月魄握在手中。明河看出伽若想要月魄,让伽若上前来拿,伽若刚碰到月魄,就被明河刺入了一剑。伽若根本就不躲闪,明河震惊了,询问伽若是否为了破坏计划连命都不要了。伽若反问明河她刺伤他两次,是否一切都还清了?明河不知该说什么,伽若一把抢过月魄扔给了身后进来的萧忆情。

明河指责萧忆情本次就算计划成功,也已经逃不出去了,萧忆情斥责明河这次要失望了,随即打开了宝座下面的机关,将月魄放进去,刚准备把月魂也放进去的时候,明河命人带出了雪纹。

萧忆情飞身去救雪纹,可是绑着雪纹的铁链根本就无法斩断,明河告诉萧忆情雪纹此生都无法离开拜月教,她身上绑着的铁链是玄铁铸造,没有任何东西能打开。

雪纹温柔看着萧忆情,久违了的重逢让母子俩泪水涟涟,想起以前萧忆情小时候就要跟着父亲学习武术,誓要长大保护母亲,亲眼看着母亲最后一次决然离开,让萧忆情肝肠寸断。

雪纹告诉萧忆情当年离开是她自己的决定,因此这些年承受的苦难和对爱人的思念,都应该由她一个人来承担。明河告诉萧忆情这就是他想要的结局,伽若责怪明河心肠太歹毒了,此时,湖水闸门打开,雪纹警告萧忆情如果因为她耽误了大事,她此生也不会原谅萧忆情。

萧忆情掉头去启动关闭闸门,回头看向母亲,跪在雪纹面前强忍眼中的泪水,因为痛苦脸都变得有些扭曲,萧忆情终其一生也没能完成救母亲的心愿,转头将这股怒火加在明河身上,飞身过去欲杀死明河。

伽若拦住了萧忆情,并且提醒萧忆情不要忘记当时的承诺,要留下明河一条命,并且让萧忆情赶紧去圣湖帮助舒靖容,他也答应会给萧忆情一个满意的答复。

关闭了闸门,大殿开始坍塌,雪纹被绑在柱子上根本就无法下来,眼看着大殿坍塌萧忆情心痛无比,反倒是雪纹微笑面对死亡。

伽若和明河相互的缠斗都受了重伤,伽若告诉明河他会把欠明河的情都还给她,只是希望此生都不要相见,明河心中难过,询问伽若是否就真的如此痛恨厌恶她,回想以前明河对伽若的全情付出,伽若也想守护着明河,伽若狠心说出自己的确厌恶明河,明河知道伽若说的一切都不是真心话,一步步走向伽若,此时,房顶掉落的石块险些砸到明河,伽若一把推开明河自己被压在大石下面。明河大惊失色欲跑向伽若,却也被另一块大石砸中。明河爬向伽若,伸手握着他的手,伽若告诉明河他记得初见明河的模样,真的好美,明河露出灿烂的微笑。

回想以前明河清纯模样,伽若嘴角露出微笑,明河也改口叫青岚哥哥,或许自从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了最终的结局,两人手拉着手被埋在了瓦砾之中,月宫夷为平地。

舒靖容进入圣湖关闭水闸,可是遭遇到一群鱼的围攻,萧忆情赶来得知舒靖容已经下去了,萧忆情不顾红尘阻拦纵深跃入湖底,而月神花的花心只有一朵,凡人进入湖底都会中毒,唯有月神花的花心才能解毒,萧忆情此时已经顾不得许多。

萧忆情来到湖底,恰好看到舒靖容已经昏迷,萧忆情忙将舒靖容置于安全之地,自己返回去越过旋涡把圣湖闸门铁链接上。

第56集 听雪楼

萧忆情给昏迷不醒的舒靖容度气之后将其带上岸,怀抱着舒靖容萧忆情是多么希望能一辈子陪在她身边,可是月神花的花心只有一个,而舒靖容的安危更是胜过一切,想起第一次见到舒靖容的时候,舒靖容坚持给父母守夜,他知道舒靖容心中的痛,而此时,萧忆情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希望舒靖容也像当年一样,就疼一夜之后再重新开始,萧忆情眼中含着泪水将唯一的花心喂给了舒靖容。

舒靖容对萧忆情来说至关重要,正是因为有了舒靖容才会让他支离破碎的一生有了活下去的勇气,舒靖容醒来之后,看到萧忆情就在面前,舒靖容紧紧抱着萧忆情,庆幸萧忆情活着,她知道青岚已经离开了,现在的亲人只剩下萧忆情了。萧忆情告诉舒靖容,只要她想去哪里,他都会陪着,舒靖容含泪微笑点头,舒靖容牵着萧忆情的手往山下走去,却没有发现萧忆情在身后已经是口吐鲜血,目光却一直盯着舒靖容,只希望能多陪舒靖容走一段路。

可最终萧忆情还是因为体力不支跪倒地上,舒靖容这才发觉萧忆情的不对劲激动抱着他,萧忆情感慨再也不能陪着舒靖容继续走下去了。萧忆情将息影刀给了舒靖容,让息影刀和血薇剑在一起,这样就能永远在一起了。舒靖容突然想起月神花的花心可以救萧忆情,打算去湖底帮着取出来,殊不知花心只有一个,萧忆情早已给了舒靖容,萧忆情叮嘱舒靖容要好好活着。

此时,天降大雨,舒靖容意识到萧忆情擅自做主把花心给了她,舒靖容失声痛哭,责怪萧忆情不该把花心给她。舒靖容想要给萧忆情运功疗伤被萧忆情阻止,萧忆情嘴上带着血向舒靖容道歉,声称再也没有办法陪着舒靖容把路走下去,舒靖容哭着要为萧忆情运输内力,萧忆情阻止了舒靖容,并声称这次再也无法逃过去了。萧忆情再也无法支撑自己昏迷过去。舒靖容不停叫着萧忆情的名字,祈求他醒过来,在舒靖容的心里只剩下萧忆情,她们之间还有太多的约定没有完成,舒靖容坚持用内力为萧忆情祛毒,不惜散尽浑身功力也要护萧忆情无虞。

受伽若生前嘱托,孤光接替了拜月教的教主的位置,誓要把拜月教发扬光大,并且毁掉了玄阴心经,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修习这套功法,而拜月教要守护南江百姓,同时也感谢听雪楼此番的帮助,宣布和听雪楼再也无江湖恩怨,而经过一番劫难之后孤光认为正是拜月教浴火重生的时候,冰凌站在身后微笑看着孤光。

坐在亭子里,看着听雪楼飘下的白雪,守着面前的马灯,舒靖容想起自己一次次被萧忆情呵护救助,萧忆情还曾带着她一起去看皮影戏,为她做了这盏马灯,舒靖容心中满满都是自己和萧忆情的回忆。

此时,石明烟来到亭子前见舒靖容,舒靖容质问石明烟此时心愿已了,是否如愿以偿了?石明烟假装听不懂舒靖容的话,其实舒靖容也早就知道之前是石明烟自己自残陷害萧忆情。而舒靖容之所以故意要承担照顾石明烟就是想要替萧忆情背负骂名,同时,萧忆情也故意和舒靖容生气,目的就是为了能让石明烟安心留在听雪楼,让她自己觉得阴谋得逞了,萧忆情认为石明烟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不放心她一个人在江湖流浪。而萧忆情去攻打拜月教也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是为了百姓和大义,不是中了石明烟的计策,石明烟从来都不知道萧忆情是如此的一个人,心中充满了内疚。

舒靖容将国色剑送给了石明烟,当初高梦飞叛变时候就用了这把剑,舒靖容希望国色剑能给一个正直的人使用,也希望石明烟做一个正直的人,留在听雪楼,石明烟眼中含着热泪接过国色剑。

舒靖容看着以前萧忆情坐的位置,现如今已空空如也,舒靖容强忍泪水,向众人辞行,并声称自己这次是真要离开拜月教了,希望大家能替萧忆情守护好听雪楼,而她则会守护好萧忆情。众人皆恭敬领命,萧忆情从两列人群中穿过走出了听雪楼,驾着马车拉着萧忆情离开了。

紫陌心疼舒靖容和萧忆情,也相信两人必能得到善果,从此之后,四大护法守护听雪楼。黄泉每天训练听雪楼的弟子练武,而紫陌一如既往收集情报,碧落依然每日教红尘弹琴。

瀑布下,潭水边,舒靖容舀了一盆溪水为萧忆情擦洗,萧忆情躺在躺椅上闭目不醒,舒靖容握着萧忆情的手,不知何时他能醒过来看看现在江湖以外的世界,是那么的美丽和安静。但即便萧忆情再也不能醒来,她也会一如既往陪伴萧忆情身边,墨大夫也一直随行照顾萧忆情,也带回来集市上说书的讲人中龙凤的事情,每个说书的结局都不一样,可没有一个和他们的情况相似。

舒靖容知道听雪楼是萧忆情一生的心血,现如今石明烟和四大护法将听雪楼的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听雪楼依然是江湖第一的位置,每天舒靖容都会和萧忆情讲述这些事情,说说身边的人和事,舒靖容告诉萧忆情在萧忆情睡着的这些日子,她也学会了做走马灯,每天都会剪下不同的图案贴纸。舒靖容剪了一个牛郎织女拿给萧忆情“看”,突然一阵风刮来将贴纸刮上了天空,舒靖容跑过去追,却不小心跌倒了。舒靖容心中难过,如今自己武功尽失连她和萧忆情的回忆都抓不住了,舒靖容突然回头发现萧忆情不在了,吓得舒靖容不停大叫萧忆情的名字,希望萧忆情只是跟她开玩笑,也特别害怕萧忆情从此在生命中消失了,舒靖容眼中尽是泪水和恐慌。此时,萧忆情从石壁后面走出来,舒靖容含泪奔向萧忆情,萧忆情将走马灯纸片拿出来给舒靖容看,舒靖容含泪扑进萧忆情的怀中,萧忆情将舒靖容紧紧搂在怀里,青山绿水间两人紧紧相拥。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