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内容:

2018年彩票领取彩金38大全

歌手2

奥斯卡

春晚

陈立农陈立农

陈伟霆陈伟霆

吴宣仪吴宣仪

范丞丞范丞丞

吴亦凡吴亦凡

首页 >剧情介绍 >电视剧剧情 >听雪楼分集剧情

听雪楼分集剧情

2019年06月17日 09:0612365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网月月

分集剧情

第49集 舒靖容帮伽若取出金针恢复记忆 高梦飞联合明河图谋听雪楼

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舒靖容心中难过,这么多年来萧忆情做的一切都为了攻入拜月教救雪纹,却为了舒靖容破坏了一切的计划,没想到等到的却是痛彻心扉的消息,舒靖容认为萧忆情知道她杀了雪纹的时候一定很难过。

伽若却认为舒靖容应该庆幸萧忆情并没有一时冲动攻入拜月教,当时在伽若体虚的时候萧忆情还曾经放了伽若一马,因此伽若心中并不希望和萧忆情为敌。舒靖容知道那是因为萧忆情曾经的答应过,不会伤害伽若,想到这里舒靖容心中更加难过,自责。

萧忆情等人往回赶的时候遭遇到黑衣蒙面人的截杀,南楚发现有一个人看起来很面熟,突然意识到这些人都是拜月教的人。南楚认为是明河想要悄悄解决他们,到时候拜月教也不会背上一个背信弃义的骂名。

明河看着手中的金针,想着伽若,认为伽若服药时候到了,可是伽若却一直没有回来,明河抚摸着伽若的衣服,希望他能回来,只要伽若可以回来,她就可以放过舒靖容,放过一切恩怨情仇,她可以一切都听伽若的话。

舒靖容发现了薛青茗留下的册子,此时,伽若头痛欲裂大声惨叫,舒靖容忙跑过去关心询问。伽若大叫让舒靖容去找明河拿药,舒靖容为伽若运功逼出了金针,伽若虚弱摊在舒靖容怀中,请求让她去找明河拿药。

明河站在拜月教的山下,思念伽若,心中惴惴不安,担心伽若已经想起了一切不再回来,宁愿忍受痛苦也不愿意见她。此时,清辉告诉明河已经搜查了所有地方没有找到伽若,甚至怀疑伽若已经脱离了拜月教的范围,明河命令不管有没有消息都必须一直找下去。

紫陌发现高梦飞有异常,就一直派人暗中盯着,结果发现高梦飞每日很安静,只是入夜都会去洛阳。紫陌赶紧安排吹花小筑的人加强戒备,而在萧忆情回来的路上也安排了人去接应。如此安排之下,紫陌依然觉得心中不安。

伽若躺在床上,迷糊中看见沉沙谷之战,吓得伽若惊醒过来。伽若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是青岚,而高梦飞曾经跟他讲过一个故事,他和师兄一起去护送世子,遇到了婢女的事情,结果婢女烨火反而导致了沉沙谷的灭绝。伽若想起这些也就回想到了整件事情,明河就是烨火,是明河出卖了沉沙谷,导致沉沙谷毁于一旦。最终,明河又把他变成了大祭司伽若,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恶魔,青岚心中已经对明河充满了恨意。

青岚恢复了记忆,听到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知道是舒靖容进来,青岚假装躺下睡觉,不希望舒靖容知道他已经恢复了记忆。舒靖容摸摸青岚的额头已经退烧,心中也安慰了不少,当时情况特殊不得已她才拔出了金针,所幸的是现在青岚没有事。

当舒靖容离开以后,伽若脑海中浮现出自己最近见到舒靖容的情形,沉沙谷之后舒靖容也在江湖中历练了不少,充满了风霜。而自从重逢之后,舒靖容就再也没有叫过他大师兄,或者是不想他知道以前的事情难过。伽若认为暂时还是不让舒靖容知道自己恢复记忆的好,避免舒靖容再为他难过。

萧忆情当时为了救舒靖容输送了一半内力给她,现在萧忆情的内力已经不足以压制相思泪的毒,身体也越来越虚弱,南楚为萧忆情担心,担心萧忆情思虑太多会伤身体。紫陌已经来信告诉了萧忆情高梦飞的异常,萧忆情调整路线,打算和黄泉池小苔以及石明烟分道而行,黄泉认为石明烟明里暗里对萧忆情都微词颇多,认为这样的人不适合留在听雪楼。南楚告诉黄泉,萧忆情认为任飞扬的死和他多少有关系,且石明烟孤苦无依,无论什么原因都该留在听雪楼照顾。

舒靖容提出再次入圣湖去打探,上次在圣湖医治时候似乎发现了一具尸体,舒靖容认为那是华莲的尸体,她想要以此洗清雪纹的冤枉,为萧忆情做点事情。伽若询问舒靖容如此坚定做一切是否是为了萧忆情,舒靖容认为如果是自己毒发时候杀了雪纹,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也一辈子都还不清亏欠萧忆情和雪纹母子的情债。伽若此时心中也难过,他虽然早就知道萧忆情心中对萧忆情念念不忘,自从恢复记忆以后伽若一度以为可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回到过去,这些年的爱恨情仇他又如何能释怀。此时,伽若忽然发现灵鹫山一片漆黑,伽若知道只要烛火熄灭就是教主出事了,伽若着急往回赶,舒靖容要求跟着一起去。一路上伽若都着急四处寻找,担心之情溢于言表,舒靖容询问伽若是否真担心明河,伽若告诉舒靖容因为他最无助的时候都是明河陪伴着。听闻有人禀报明河身体不适,伽若着急赶去看明河,舒靖容意识到面前的人到底还是拜月教的大祭司,心中也只有明河了。

伽若着急去看明河,明河孤独坐在浴盆里,咳嗽连连,看起来是那么削弱,伽若走向明河轻轻叫了她一声。明河拉着伽若吻住了他的唇,舒靖容此时过来看见这一幕驻足不前。

明河发现身后的舒靖容握着伽若是否还要离开,丢下拜月教不闻不问,伽若告诉明河他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也一定会守护好拜月教。明河告诉舒靖容,如果真担心萧忆情就赶紧回去听雪楼,并且告诉舒靖容萧忆情病情沉重,身边的人蠢蠢欲动想要绞杀萧忆情。伽若冷冷看着明河起身转头对着舒靖容,并且也希望舒靖容赶紧回去听雪楼,而她想要查的事情此番也无法查清楚。舒靖容看着伽若心中也难过,认为伽若是死心塌地打算留下来陪着明河并肩作战。

孤光的伤势已经无大碍,只是身体内还有血蛊因此伤势恢复比较慢,伽若提出让明河替左右护法都把血蛊给解了。伽若声称二人劳苦功高,不应该受到血蛊折磨,清辉大喜,而伽若又提出解除蛊毒之后让明河闭关修炼,教中的事情都让他一人来解决。明河答应了伽若的一切要求,同时也心中产生疑虑,认为伽若此番行为和过去相差甚远,必定是和舒靖容在一起想起了什么。

伽若拦住了舒靖容,为其准备了干粮和马匹,一度让舒靖容认为是伽若恢复记忆了,忍不住叫了大师兄。伽若冷冷表示是舒靖容认错人了,同时也告诉舒靖容他把萧忆情视为知己,希望舒靖容回去帮助萧忆情平定叛乱,并且也告诉舒靖容他也打算平息拜月教的 叛乱,减少战争和厮杀。舒靖容接过缰绳,目光看向伽若的背影,心中已经确定师兄已经恢复了记忆,暗中发誓一定会回来找伽若,一起回到沉沙谷祭拜师傅。

池小苔和石明烟顺利回到听雪楼,池小苔询问高梦飞是否是他派人去截杀萧忆情,高梦飞承认了,同时也询问池小苔是否担心萧忆情。池小苔认为自己的心已经凉透了,不存在担心一说了,同时也认为萧忆情早就把她当做外人了,计划也都把她瞒得一丝不透。

明河也暗中瞒着伽若让清辉放出消息给高梦飞,打算暗中诛杀舒靖容,她也知道当时伽若狠心赶走舒靖容,实际是想放舒靖容平安离开拜月教。

高梦飞一听说舒靖容毫发无损赶回听雪楼的路上,怒火中烧。黄泉陪同萧忆情回到听雪楼,第一件事就是来看紫陌,看到黄泉清瘦了不少,紫陌有些心疼。黄泉告诉紫陌这次听雪楼攻打拜月教无功而返,萧忆情又病体沉重需要休养,由此看来听雪楼要迎来一段时间的平静了。

第50集 明河得知伽若恢复记忆 高梦飞池小苔造反听雪楼

黄泉认为听雪楼要迎来一段平静的日子了,可是紫陌却是若有所思,黄泉此番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离别,就连强如舒靖容和萧忆情那样的人都经历了无可奈何,因此黄泉决定要像萧忆情提出让紫陌离开风情苑,不想再辜负彼此。紫陌认为现在是萧忆情伤势严重的时候,但也答应以后不再去了,她等萧忆情病情轻一些就亲自告诉他,黄泉很开心握住紫陌的手表示以后就会听她的。

红尘和碧落学习弹奏紫竹调,紫竹调对红尘来说是寄托对母亲的思念,也并不打算学习的很精妙,碧落却声称既然做了他的徒弟就一定会把红尘教到极致,对于碧落的要求红尘自然不能拒绝,答应继续跟着学。其实在碧落的心中认为红尘已经学的很优秀了,只是听雪楼中除了红尘没有人会来找他,碧落不知从何时起居然也害怕形单影只了。

高梦飞打算起事,也告诉池小苔萧忆情不能留下,而池小苔则告诉高梦飞她不能让萧忆情有事,也不能让高梦飞有事。高梦飞答应池小苔同时也将她搂入怀中,告知池小苔即便是她想要整个江湖也会一一帮她实现。

南楚已经感觉到了听雪楼潜在的危险,听雪楼此时处于内忧外患之时,因此召集了红尘碧落、紫陌黄泉提醒他们要加强戒备。

明河发现伽若的金针已经被取出了,惊慌不已,试探询问伽若是否已经恢复记忆了?伽若坦言自己已经恢复记忆,也宁可永远不要认识烨火,明河流泪询问伽若为什么明明恢复记忆还要放舒靖容回去。伽若声称因为他知道舒靖容心中只有萧忆情,他不能阻止舒靖容和萧忆情并肩作战,明河不明白为什么要放爱人离开,在明河心中爱就是占有,可伽若却并不想如此,伽若认为他的爱和明河恰恰相反,他就是要自己爱的人没有任何负担去爱。

明河握住伽若的手,询问他接下来打算做,是不是要毁掉拜月教,是不是要弃她于不顾,伽若掰开明河的双手冷漠的眼神看着他,声称

自己会还了明河这么多年的恩情,然后一点点讨回沉沙谷的仇恨。明河声泪俱下,质问伽若如何归还?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这么多年她的付出,这么多年风雨同住,这么多年来的感情怎么还?伽若冷冷表示自己换得了,明河突然害怕起来不让伽若继续说下去,伽若冷漠的离开了,明河泣不成声。

池小苔将石明烟带来剑阁,回想那天任飞扬为了救她丧命,石明烟声称自己此生都不会忘记。池小苔拉拢石明烟跟着她一起起事,而石明烟虽然非常生气萧忆情不管不问她复仇的事情,但又觉得仅凭高梦飞一人无法撼动听雪楼。池小苔信心满满,称之前高梦飞是二领主的时候有了不少的心腹,且还有周密的计划,石明烟询问池小苔如何才能帮到他们,毕竟自己是不会武功什么也不懂的人。池小苔则告诉石明烟剑阁里每一把剑都意义非凡,但是用在不同人手中,就会发挥不同的作用,而石明烟如果想要报仇,就必须选择一个可靠的人投靠,石明烟答应了跟池小苔一起。

高梦飞收买了吹花小筑的弟子,这一切都在南楚和紫陌的监控当中,萧忆情得知事情之后让南楚和紫陌先不要动,在他看来高梦飞是白帝的弟子,是舒靖容的师兄,如果高梦飞不反,他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

清辉向明河汇报听雪楼有杀手离开听雪楼,可能是为了截杀舒靖容,明河让清辉也去截杀,而趁乱抢夺听雪楼。明河心中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只有杀死舒靖容伽若才有可能是她一个人的,而听雪楼内乱就是她的可乘之机。

伽若完全听见了明河和清辉的对话,责怪明河一直纠缠听雪楼不放,明河声称听雪楼和拜月教本就是仇敌,听雪楼杀了她父亲,这个仇必须要报。伽若却认为这件事都是上辈子的恩怨,更何况舒靖容是无辜的,如果论仇怨的话是拜月教先杀了舒靖容一家人。伽若掉头冷然离开,明河大声提醒伽若即便现在想要告诉任何人都是晚了一步的,伽若并不理会明河。

吹花小筑有人发现高欢鬼鬼祟祟,偷偷跟着高梦飞,听到他安排其他门派的人未时发难,结果此人被高梦飞发现一剑划破了咽喉。

舒靖容行至半路,遇到听雪楼人来迎接,舒靖容骑马从中间穿过,但心中已经起疑,几个人以为舒靖容未防范,准备偷袭,却不料舒靖容还未等对方拔剑已经一剑刺死一个。

舒靖容同时也告诉其他人按照萧忆情的性格,是不会让任何人在这里迎接,如果有,也必定是萧忆情本人。舒靖容知道高梦飞已经叛乱,也知道吹花小筑被高梦飞瓦解,舒靖容声称要替萧忆情清理门户,双方人马大战在一起。

黄泉正在和紫陌看雪,突然有人来报高梦飞已经带人打到了山门口,转头带人赶往山门口。

高梦飞带人围住了听雪楼,飞身起来斩断了萧忆情的门牌。黄泉带人冲出来看到地上碎成两瓣的招牌,回想以前自己和高梦飞学习剑法,而当时的黄泉认为能和高梦飞血剑是三生有幸,万万没有想到可以有一天能如此对待。高梦飞也不愿意伤害黄泉,但是攻入听雪楼势在必行,黄泉誓死要保护听雪楼不让高梦飞进入,高梦飞命人攻入听雪楼,黄泉誓死护卫。黄泉责怪高梦飞不该背叛听雪楼,而高梦飞认为江湖不是萧忆情一个人的,也愿意保护黄泉性命无虞,但要求黄泉必须跟着他,黄泉誓死都要护卫听雪楼和萧忆情,两人殊死拼杀反目成仇。

萧忆情端坐在房间里,一夜都没有合眼,墨先生和薛青茗前来劝说萧忆情不能折腾身体,他也已经尽心竭力了,剩余的就是耐心等候,他想要的答案也会在不经意间出现。萧忆情默默喝完了药,让薛青茗和墨大夫先回去,墨大夫愁绪满面的离开。

此时,石明烟特地跑来向萧忆情禀报高梦飞已经带人攻打听雪楼,而黄泉不敌高梦飞已经落败。萧忆情咳嗽不止,石明烟趁其不备拔出发簪欲刺向萧忆情,萧忆情一把就抓住了石明烟,责怪石明烟恩将仇报,当初留她在听雪楼还让人照顾她,否则她早就一命呜呼,石明烟却声称救她是萧忆情的事情,和自己无关,而现如今是萧忆情不管不顾非要撤退,才让她无法为任飞扬报仇,萧忆情命人将石明烟带下去好好看着。

南楚发现池小苔带人也攻进来,气愤拦住了池小苔,劝说池小苔赶紧收手,而他们因为是同门,他和萧忆情也一直将她视为亲人,池小苔却一意孤行,认为一切都晚了,一旦开始再难回头。南楚看池小苔下手无情,命令所有人不管是谁只要背叛者都统统拿下。

南楚知道黄泉那里撑不了很久,让红尘和碧落守着第二道防线,他赶回去守护萧忆情。在门口的黄泉不敌高梦飞,被高梦飞打伤在地,高梦飞劝说黄泉放弃抵抗,实在不愿意伤他性命,黄泉却誓死都要效忠听雪楼。

萧忆情看着听雪楼大殿的招牌,想着以前萧逝水的话,以前他就想成为一代宗师霸主,想在武林中建立不世功勋,听雪楼就是这一切的开始。

第51集 保听雪楼舒靖容杀高梦飞 石明烟为复仇自断双腿

萧逝水的遗憾就是没能让雪纹看到听雪楼的盛况,想到这里萧忆情也感慨不知能否保住听雪楼,萧忆情迈步进入了听雪楼议事大殿。

黄泉正在死守拦住高梦飞的路,池小苔抓了紫陌过来威逼黄泉叫所有人住手,黄泉惊讶于池小苔居然也背叛了听雪楼,自从进入听雪楼开始,黄泉就没有怕死过,只是心中唯一的牵挂就是紫陌。黄泉劝说池小苔不能背叛听雪楼,因为萧忆情总是拼死护卫池小苔,而雪谷地下有知也不会原谅她。池小苔声称自己要的就是永远想要和萧忆情在一起,是萧忆情从来都不看她一眼,高梦飞听闻这些心中难过,让池小苔放了紫陌。高梦飞声称自己就是要凭真本事杀入听雪楼,即便是输也要心服口服,言毕攻向黄泉,手下也再不留情,黄泉重伤不起,紫陌慌忙去搀扶黄泉。碧落和红尘及时赶到阻止高梦飞进入,高梦飞用眼睛余光看了一下池小苔,更加下定决心要一个人对付四个人,双方注定的一场厮杀在所难免。

南楚让萧忆情尽快拿主意,认为外面的黄泉等四大护法必定难以拦住高梦飞和池小苔,萧忆情却道高梦飞和池小苔都是冲着他而来,他就在这里等着。

舒靖容斩杀了追杀她的人,目光看向听雪楼方向,心中牵挂着萧忆情,嘴角也露出微笑快马加鞭直奔萧忆情的听雪楼而去。

高梦飞和池小苔冲入殿中,高梦飞看着端坐在正中间的萧忆情,声称两人之间今天必须要分出一个胜负,否则他一直被压着抬不起头来,因为自始至终池小苔眼中和心里都只有萧忆情,只有打败萧忆情或许才能得到池小苔的心,池小苔曾经说过只有他战胜萧忆情,或者和萧忆情有同样的实力,池小苔才会眼里有他。高梦飞声称为了赢萧忆情他也不惜背上骂名,可是也始终要有这一场战争,黄泉身受重伤依然剑指高梦飞,不许高梦飞对萧忆情不利,萧忆情让南楚照顾所有人,这次他不希望任何人再有不测。萧忆情声称他一直不出手,就是顾念高梦飞心中还有一个情字,而他一直执迷不悟,也逼得萧忆情不得不动手。黄泉等四大护法一直护在萧忆情前面,并厉声告诉高梦飞如果想要对付萧忆情就必须从他尸体上踏过去,萧忆情命令四大护法退下去,同时也传令自从现在开始听雪楼不许有一人出事,并且让南楚好好照顾好大家,他要亲自守护听雪楼,一个人来对付高梦飞。

南楚知道萧忆情身体重病,不忍离开,坚持要和四大护法一起守护萧忆情,萧忆情厉声命令离开,南楚不得已只好命令撤出大厅去,红尘黄泉等人这才撤出去。

池小苔指责萧忆情不拿她当亲人,她在听雪楼里还不如一个陌生人,池小苔也知道自己的武功远不如萧忆情,但是她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萧忆情陪伴在身边,萧忆情回想之前雪谷临终嘱托,深深看了一眼池小苔,不管如何相信在萧忆情的心中都不会伤了池小苔。

萧忆情运功震飞了身上的衣服飞身出去迎战高梦飞,无影刀插入高梦飞身体的时候,高梦飞也刺伤了萧忆情的身体。高梦飞拔出息影刀掷向萧忆情,正当剑尖即将刺向萧忆情的时候,舒靖容飞身而来抓住了息影刀,并正色要求高梦飞收手不要执迷不悟。高梦飞已经不能罢手二话不说飞身就去刺向舒靖容,池小苔也是趁机联手对付舒靖容,眼看舒靖容的剑欲刺入池小苔身体,高梦飞抢先一步过去挡在池小苔前面口吐鲜血。

舒靖容心中难过丢弃了手中宝剑,不想失手会伤了高梦飞,池小苔抱着高梦飞哭泣,萧忆情走过来一把抱着舒靖容,不希望她看到高梦飞死去的样子。高梦飞将海上花交给了池小苔,池小苔泪如雨下,想起以前种种,高梦飞告诉池小苔,他把心放在她那里,希望池小苔能好好活下去,池小苔恳求高梦飞不要死不要离开她。高梦飞喃喃自语,称来世一定比别人先找到池小苔,言毕掉落了手中的海上花,永远闭上了眼睛,池小苔抱着高梦飞的尸身放声大哭。

池小苔抱着高梦飞的尸体告诉他,其实在高梦飞身中血蛊的时候她就已经喜欢高梦飞了,只是她的执念禁锢着她,这才辜负了高梦飞,池小苔此时除了说丢不起还是对不起。此时,南楚跑过来,看到萧忆情和舒靖容搂在一起,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嘴角刚刚升起一丝笑意,转头看见池小苔抱着高梦飞失声痛哭的样子,南楚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石明烟担心事情败露之后,萧忆情必定不能饶茹她,因此打算另做打算,石明烟故意弄出动静来引了看守进来,趁其不备打晕两个看守准备离开。可是打算离开的时候石明烟又犹豫了,她再也不想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离开听雪楼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突然,石明烟心生一计,用花盆将自己的腿打断,打算挑拨离间让听雪楼和拜月教两败俱伤为任飞扬和叶风砂报仇雪恨。

拖着一双敲断的腿,石明烟坚持爬出来,两道血痕出现在她爬过的道路上。此时,舒靖容扶着萧忆情欲进房间疗伤,看到石明烟如此状态也是惊呆了,岂料,石明烟抬头愤怒看向萧忆情,诬陷是萧忆情所为随即晕倒了。舒靖容忙上前查看,萧忆情让墨大夫赶紧给石明烟医治。

石明烟此番重创双腿残废,连墨大夫和薛青茗也无计可施,不知道是何人能下这样的狠手。

碧落一直都是独自闯荡江湖,向来都是形单影只,可是这次居然找到了他想要保护的东西,还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大战时候为保护红尘而受伤,红尘前来照顾碧落。碧落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还忍不住伸手要抚摸红尘的脸颊,红尘却下意识躲开了,碧落逗红尘今天眉毛画的有失水准。

高梦飞死了之后,和他结盟的那些人也都逃之夭夭,萧忆情命令并不追究,只是吹花小筑的人皆被清除了,池为了给保护听雪楼的那些人一个交代,萧忆情安排池小苔永远囚禁在听雪楼静思,萧忆情让厚葬高梦飞,安葬在沉沙谷,并且希望他能回到最初的地方去。萧忆情让南楚去问问舒靖容的意思,相信舒靖容必定是想亲自护送高梦飞回去,南楚答应并认为这件事让舒靖容知道必定欣慰,而对池小苔而言也是最好的结果。

拿着高梦飞的剑,池小苔想着高梦飞对她的种种好处,伸手抚摸着这把剑,池小苔悲从中来。

第52集 舒靖容再次误会萧忆情 明河暗中修炼玄阴真经

此时,舒靖容进来,池小苔询问舒靖容是为了高梦飞而来,还是为了萧忆情而来,在池小苔看来自己此时已经别无所求了,能被关押在这里也是对她最大的宽恕。舒靖容告诉池小苔在高梦飞心中唯一牵挂的人就是池小苔,而在池小苔看来直到今天才明白高梦飞对她用情至深,只是悔恨知道的太晚了,如果早就看明白这点也就不至于会成为现在这般。

舒靖容告诉池小苔,三天之后就是高梦飞的出殡日子,希望池小苔能去送行,然后她也会把高梦飞送回沉沙谷,池小苔认为高梦飞回去也好,最起码还有白帝在那里陪伴。舒靖容告诉池小苔,她不能原谅池小苔,但是高梦飞很希望池小苔能好好活下去,不希望池小苔想不开。池小苔表示她会好好活着,也会记得高梦飞的一切,会好好活着为犯下的错忏悔,永远记得高梦飞的各种好,舒靖容忍不住落泪,记忆中的青冥青羽已经离他们太遥远了。

池小苔对沉沙谷的事情依然心存内疚,舒靖容认为沉沙谷的一切已经随着爆炸一切都消失了,这也是高梦飞一直不愿意提起的事情,因此舒靖容也不想再提起,这也算是原谅了池小苔的过去。

舒靖容走出听雪楼神兵阁,看着外面飘着雪花,舒靖容心情无比沉重,想着小时候大家都在沉沙谷一起长大,青羽和青岚一直都对她照顾有加,三个人宛若亲兄妹一般嬉闹,可现如今却是各奔东西。虽然沉沙谷一役当中两个师兄都逃过一劫,可是青羽还是死在她手中,舒靖容不知道自己还能为青羽做点什么,心里也是无比痛惜。

此时,紫陌派人来告诉舒靖容石明烟已经醒了,舒靖容强忍泪水前去看望石明烟。紫陌从旁照顾石明烟,告诉石明烟只要她熬过这次换药,以后伤口就不会溃烂,腿也算是保住了。石明烟质问紫陌萧忆情要杀她,又为什么多此一举要救她,并声称萧忆情能做出这种事情还怕世人 议论吗?石明烟大骂萧忆情是十足的伪君子,表面要关押她,可是实际就是要暗杀她,萧忆情费尽心机如此折磨她一个叛徒,只不过是想用她的惨状来敲击别人,而萧忆情也是她这辈子最恨的人,紫陌根本就不相信世名言的话,正要责怪石明烟的时候舒靖容已经从门外听到两人的对话冲了进来,并且声称如果石明烟说的都是实话,必定会还给她一个公道。

舒靖容知道当时房间晕倒还有两个人,让石明烟给出一个交代来,石明烟声称那两人为了要杀她,她也是没有办法才拿椅子砸向两人,紫陌不相信石明烟的话,让舒靖容不要为其骗了。石明烟告诉舒靖容可以去调查是谁下令关押她,还有两个看守头上是否被椅子砸伤就知道了,而她也绝对不会拿自己的双腿开玩笑,看着石明烟声泪俱下的控诉舒靖容也开始相信了,掉头出去。紫陌追赶舒靖容,询问她是否真要相信石明烟的话,相信这一切是萧忆情所为,房间里的石明烟露出得意的笑。

舒靖容认为这件事不管真假都是既定的事实,也的确是萧忆情将她关押的,紫陌认为石明烟说过的受伤弟子的确有这件事,萧忆情也会不轻饶叛逆者,但是不相信会是萧忆情所为。此时,墨大夫过来,舒靖容询问高梦飞叛乱的时候石明烟是否和萧忆情在一起,墨大夫声称当时的确是被萧忆情命人关押起来,也认为很有可能是石明烟要联合高梦飞叛变才会如此。

舒靖容来看萧忆情,萧忆情询问石明烟的病情,舒靖容反问萧忆情是真关心石明烟的病情还是更加关心她的死活。舒靖容认为即便石明烟要打算联合背叛,也是因为想要为任飞扬和叶风砂报仇,更何况石明烟还只是一个孩子。萧忆情心中怒气上升,质问舒靖容是否怀疑是他所为,是否相信了石明烟的话,舒靖容认为萧忆情从来就不放过背叛的人,萧忆情心中气愤,起身责怪舒靖容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还是原来的样子。

舒靖容想起了当初面对雷楚云的事情,当时她就不相信萧忆情,后来的红尘之事舒靖容也怀疑萧忆情,如今的石明烟也是如此。萧忆情厉声告诉舒靖容有没有想过她的心软和怯懦会变成敌人伤害他的最佳利器,舒靖容并认为自己怀疑有错,反而声称自从今天开始石明烟她亲自来照顾,如果石明烟真有伤人的心,她也必定会率先知道,言毕就生气离开,气得萧忆情又是一阵咳嗽。

萧忆情来看石明烟,石明烟明显心中慌乱,质问萧忆情来做什么?萧忆情声称就是来取石明烟的性命,也不枉费了石明烟安置给他的罪名。石明烟并不相信,也知道萧忆情最在意的人是舒靖容,而现在舒靖容守护石明烟,萧忆情即便是为了舒靖容都不会动手。萧忆情坐在石明烟床边,叹息不知为何石明烟小小年纪会有如此深的心思。

石明烟承认一切都是她做的,两名弟子也是她杀的,而她的双腿也是自己亲手砸断,原因就是为了要替任飞扬和叶风砂报仇,为了给他们报仇这点痛根本不算什么。萧忆情反问石明烟为了这些事赔上了一辈子值得吗?石明烟想起任飞扬,声称能为了二人报仇一切都是值得的,萧忆情看出石明烟虽然年纪不大,可是提到任飞扬时候眼中已经充满了爱意,萧忆情没有责怪石明烟,嘴角带着一丝笑离开了房间。

而石明烟没有说出的计划则就是要用此离间舒靖容和萧忆情,目的就是让拜月教和萧忆情能打成平手,两败俱伤。

拜月教的人不少都中了伫游术,可是那些人又没有接触过月神花,大家都猜测这个月神花之毒来自湖底。 清辉也向明河禀报声称,现在教中多有人议论前一任教主华莲之死另有隐情,雪纹杀了华莲是不成立的,华莲的尸体必定在圣湖之底,所以现在是华莲冤魂索命才会让圣湖有了月神花毒。

明河遣退所有人,质问伽若是否是他传出华莲未死的消息,伽若声称华莲之死关系到雪纹,他不会让雪纹蒙受不白之冤,且也不会让圣湖的毒素蔓延,导致南江百姓受牵连。明河责怪伽若从未替她着想,如果事情败露之后,她将无处容身。伽若想起之前明河对自己的种种之好,虽然她导致了沉沙谷的覆灭,可却对伽若无比的好,伽若声称无论到了何时他都会遵守诺言,永远陪伴在明河身边,但是他该做的事情却依然会去做。

其实,明河偷偷修炼玄阴心经,借用了月神花之毒,结果导致毒素外泄,有人误饮了湖水才导致中毒,可明河并不打算放弃,而是想要继续练功,以后练成了玄阴心经就不怕伽若离开,也不怕听雪楼来犯了。

伽若寻找到了记川湖水有毒的原因,找到了湖底的月神花,伽若为了避免毒素继续流出,打算把这里关闭,顺着一条铁链来到一处地方,水底伽若听到上面传来明河的声音。明河正在命令清辉把所有的中毒人都召集起来,为大家解毒,而上面所在位置正是拜月教的大殿。

博聚网